织密法网维护商标注册秩序

发布时间:2022-03-09  来源:南方日报  浏览次数:374

  抗击新冠疫情医院“雷神山”“火神山”、文化遗址“三星堆”、奥运健儿“全红婵”“谷爱凌”……恶意抢注商标屡禁不止,广受代表委员关注。

  近日,全国人大代表胡成中建议,建立可供全国公开查询的恶意抢注黑名单系统,被列入黑名单的商标注册申请人须经过一年考察期,方可从黑名单中撤除。在黑名单公示制度基础上,全国政协委员严琦建议,行政机关和司法机关根据抢注的商标数量、时间节点、主体关联性等方面,放宽对“恶意”抢注的认定标准,从而加大对恶意抢注的打击力度,扼杀不良风气。不管是认定何为“恶意”注册行为,还是对具有不良记录的注册人设置禁入机制,都会提高恶意抢注违法成本,加大事后处罚力度,更能在事前形成有力震慑。

  不用先囤、待价而沽,以转让牟利为目的的囤积抢注行为,已经成为商标领域顽疾。商标注册简政放权背景下,不法分子用“皮包公司”注册商标的费用、时间成本进一步下降,一旦被真正的权利人回收,几百元的成本就能带来几十万甚至几百万元的收益,因而有种说法是“抢注商标比买彩票中奖还赚钱”。而商标注册行为“善意”还是“恶意”,有时不容易区分,导致很难追究责任。

  从2019年新修订的《商标法》增设“不以使用为目的的恶意商标注册申请,应当予以驳回”规定,到2021年《打击商标恶意抢注行为专项行动方案》针对性规制抢注公共资源、知名人物等恶意注册行为,其实都抓住了恶意抢注蹭热点、只囤不用等特点,注册行为是否合规的界线逐渐清晰起来。在此基础上,有必要抓住抢注区别于正常注册行为所呈现出的高频次特点,制定更加细化的认定标准,一方面,可以通过技术手段加强监控,建立违法违规商标词库以及特定行为特征风险提示,提高商标审查效率;另一方面,界定行为性质,有助于打消抢注人打擦边球的侥幸心理。

  2021年,国家知识产权局累计打击恶意商标注册申请37.6万件,并且曝光典型案例,体现出零容忍的态度。人大代表关于建立恶意抢注黑名单公示制度的建议,其实在监管部门的专项整治行动中已经有所体现,如“推动将商标恶意抢注行为的行政处罚信息依法依规纳入全国公共信用信息目录,记入信用档案”,“加大对商标代理机构从事商标恶意抢注行为的打击力度,情节严重的,各地区应依法报请停止受理其办理商标代理业务”,都旨在加大处罚力度,引导全社会树立起正确的商标意识。

  期待规制恶意抢注的法网越织越密,避免商标流氓借注册商标之名,行破坏商标秩序之实。

信用服务客服

智能机器人客服,24小时为您服务

{{ item.time }}

{{ item.value }}
常见问题
信用知识